楚崧秋—新聞界的一盞明燈——反對限制報導美麗島大審(二)

他堅持:既然是公開審判,照規定就可以公開採訪,而且中外記者應享同等權利。他的開放文宣做法受到各大媒體的稱讚,遂被譽為國民黨內難得的開明派。

以後他又奉命接辦《中央日報》,《中央日報》是那個時代的中華民國第一報,也是國民黨最具歷史、任務最重的新聞媒體,其言論與報導都代表政府與黨的立場,因此不但動見觀瞻,而且常受放大鏡式的解讀與批評,所以被視為國民黨燙手的喉舌報,在面臨報禁的當口,所受到的衝擊當然最大。

接掌《中央日報》後,楚崧秋當然要思考如何辦好報紙,而這與8年前《中華日報》又有何不同?「由於時代和國運的呼喚,民國60年初,乃是一個革新創新的時代。我認識到『革新並不是偶發的,而是人才、觀念、環境的充分配合,在適當財務支援下求新求變,繼而滿足市場的需要,爭取公眾的認同』。」他以這個觀點和方向激勵同仁,一同推動社務改革。

戒嚴後最嚴峻挑戰

楚崧秋更體認到,《中央日報》的使命及應扮演的角色不該只限於台灣本島的宣傳功能,他將眼光放大到全球的華文讀者,因此,致力國際版的內容充實、發行網的拓展,這個版又稱海外版、航空版,是當初唯一能夠走出台灣的一份報紙,他當然要掌握這得天獨厚的資源,這也是當年《中央日報》的理想之一:「有太陽的地方,就有中國人,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中央日報》。」

以後他又奉命接掌國民黨文工會,當時台灣正逢政治環境大轉型,台灣面臨偏安30年空前未有的變局,而國民黨則是遭到戒嚴以來最嚴峻的挑戰。他確定文工會要扮演服務的角色、溝通的橋梁、「連上下、和異同」的媒介。其重點在政策宣揚與新聞自由之間,兼籌並顧,如何拿捏個中分寸,在那個政治敏感度極強的時代,文工會主任肩頭擔子重若千斤。

上任前兩個月,發生了「中壢事件」,這是「黨外」第一次大規模的反對行動,民國68年12月10日黃昏時分高雄爆發了「美麗島事件」,事態嚴重影響到台灣未來的政治與社會轉型,震驚海內外,「美麗島大審」時,對於新聞媒體的報導尺度,是否該予以限制?當時政治環境下,情治單位就曾強烈「建議」並要求新聞局與文工會配合,限制報導審判內容的篇幅及國內記者的採訪面。

楚崧秋並未配合,他堅持:既然是公開審判,照規定就可以公開採訪,而且中外記者應享同等權利。他的開放文宣做法受到各大媒體的稱讚,遂被譽為國民黨內難得的開明派。

開明作風培育人才

民國69年7月,楚崧秋又接任中國電視公司董事長。電子媒體與紙本媒體本質與運作都有顯著不同,但他相信電視事業與其他傳播媒體一樣,天經地義的需肩負社會教化的功能與責任,基於此一理念,他認為新聞報導和節目製作乃是電視的兩大支柱。他而與新聞部的接觸最為頻繁與深入,他要求新聞部同仁注意新聞尺度極敏感的政治、社會問題處理,要具高度警覺。對於節目製作,他則極少涉入,只重視原則、講求效果、追求業績。

楚崧秋一生除了在媒體與文宣工作竭盡心力外,也在政大與文大開「新聞評論」一課,培育人才。他一生以開明的作風與誠懇態度,贏得新聞界與學生的敬重,他那「有黨性而無官氣」的辦報態度與「人性唯善,做事反求諸己」、「寧人負我,我不負人」的人生態度,為後世留下一代報人的永遠典範。(全文完)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