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威志》司改?私改?死改?

國是會議定位不清 林鈺雄將退席

台大教授林鈺雄明白指出,在國是會議定位釐清前將退席不再參與。(蕭博文攝)

司改國是會議委員、台大法律系教授林鈺雄發表書面聲明,以會議存在的問題歸納三點理由而退出,拋出了震撼彈。

首先是「司改會議地位不明、僭越權限」。觀之總統府組織法,僅有設置資政、國策顧問提供意見並備諮詢,並未賦予總統設置「司改國是會議」之權。縱然因需要而設,會議定位僅是趨近座談會或聽證會,主要是蒐集意見的「諮詢性質」,其決議不應具有政策上的拘束效力。如今多位決策者列入主導,還可動用表決,導致司改決議似已置於「司法院決策」與「立法院決議」之上。令人憂心的是,明為改革司法,實可藉此干涉司法。

惟憲法規定司法院為國家最高司法機關,司法通案制度之革新,都是司法院的權責;總統在憲法上僅有「司法赦免權」與「司法人員提名權」,未列司法改革職權。偏偏總統擔任司改會召集人,就產生了權力想像空間;適足以僭越立法權、矮化司法院院長角色,相對也破壞了司法權超然獨立的特性。

其次「議題超載、委員超限」。林鈺雄教授擔憂每一議題發言時間約僅1分鐘。觀之司改議題總數破百,每一議題猶如一個法案;惟司改委員非如立委全天候專職,也未具有民意代表資格,除無法充分討論外,亦欠缺法律人不容忽視的「程序正義」之正當性。導致許多敏感議題避而不談,或是即興之議題不明就裡倉促表決。

避之惟恐不及的,首推當年民進黨大聲齊鼓的「特赦陳水扁」案,竟然現在連檢討《赦免法》,是否「赦免權要讓總統獨斷?是否要修訂赦免程序與理由?」也不敢吭聲。又「廢除死刑」議題引起社會沸沸揚揚,國際組織多次遊說也形成司改壓力,也不見針對「逐步廢除死刑措施」、「死者被害家屬之訴訟參加制度」、「終身監禁不得假釋替代死刑」等加以檢討。

更不用說,「司法關說」已讓整個司法威信喪失,理應盡速訂立「妨害司法公正罪」,甚至建立司法倫理,加強「品德操守」不及格或嚴重瑕疵不得任用之法源。但是此次司改國是會議卻讓許多人民並不在意的議題,造成負荷超限。縱使委員日以繼夜,也無法避免草草帶過。

林鈺雄教授直言司改會議「亂放天燈、後患無窮」。所指綁人、綁議題程序黑箱疑雲,主事充耳不聞,加上權責不分,將帶來後續衝突與爭端。

不可否認,司改議題雖然重要,但絕大部分必須修法才能達成,然而,那是立法院的權責。司改會議死抱改革大旗不放,恐怕只是一種私下自以為是的作為。縱有決議,未來除非總統強硬指示司法院與立法院貫徹程序,否則只能束之高閣。

而今,又針對「終審法院」決議,要將現有的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94名法官,大幅度減為21人,且可任職到70歲;更決議終審法院法官人選,最後將報請總統決定。這難道不是該令人擔憂之處嗎?黑箱作業是否可能無止境延續?總統是否藉此擴權、政治干預呢?

畢竟,此與總統提名司法院大法官不同!因為大法官職司政治性濃厚的憲法解釋,而且總統僅具提名權而已,同意權仍在立法院。但是此處決議,未來蔡總統將得以干預審判,因為這是「最高審判權」的終審法官選任;只要任命理念相同的法官,即足以掌握個案審判。 加上法官久任成了總統「最強的酬庸職位」,將讓終審法院成為「一言堂」的判例製造處。

司法改革至此,讓人冷汗直流,法界權威的退出猶如醫生束手無策;從一開始會議定位不明、委員產生黑箱疑雲,便是私了心態作祟。而今,幾乎成了攪不動的一灘死水,這個「司改」經過「私改」之後,眼看可能變成「死改」,屆時受害最深的還是人民呀!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