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彭蕙仙》別再苦了齊柏林們

國內高空攝影第1人、《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上個周末與助手陳冠齊和機師張志光,在進行《看見台灣II》勘景時,不幸因直升機墜毀身亡。這幾天各界對齊柏林的懷念、感謝都提到齊柏林為了拍攝《看見台灣》,把房子都拿去抵押籌錢。

這讓人想到為了拍攝《海角七號》的導演魏德聖,同樣也因資金不足,抵押老家向銀行借錢,七拼八湊才終於讓電影得以開拍。台灣的創作者似乎有不少人在極其窮困貧乏的環境中,仍然勉力創作,他們所展現的意志力量也格外動人。

台灣人特別偏愛這一類「傾家蕩產」的故事,這與骨子裡對「文窮而後工」的深深相信,有很大的關係。傳統文化頌揚的價值觀讓人們相信,一個濟世的思想家、深刻的心靈,必要經歷「餓其體膚、空乏其身」這種物質困苦的過程。

但是成天得為錢煩惱未必是創作的有利條件。若有足夠的財富、資源的支持,或許反而更能專心進行創作或思想工程。例如,幾位社會學大師幾乎都不必為五斗米傷腦筋:雖然卡爾‧馬克思不擅理財、財務亂七八糟,但也沒有關係,因為好友恩格斯長期金援他;馬克斯‧韋伯長期為精神病所苦,數次出入療養院,但還是可以進行學術研究,因為他的太太瑪麗安娜繼承了一大筆遺產,使得韋伯一家的生活相當寬裕;更別說長期無法得到學術界認可、擔任無薪講師15年的齊美爾基本上根本沒有收入可言,但他命也很好,一位音樂出版商留給了他豐厚的遺產。

所以,這些社會學大師之所以可以不事生產、高言大志,主要是因為他們都有金主。

出身富裕家庭的普魯斯特沒上過1天班,但並不妨礙他寫出《追憶逝水年華》這部被評選為20世紀小說第2名的巨著;李白身世複雜神祕,有說是富商之後,也有說他根本就是在唐朝皇室鬥爭「玄武門之變」中,遭唐太宗李世民誅殺的建成、元吉一支,逃到西域去和胡人通婚之後。李白家道豐厚應無疑義,這讓他可以嬉遊長安,且有「天子呼來不上船」與「千金散盡還復來」的豪氣!這種天生的底氣存在於家族DNA裡,是學也學不來的。

富裕不代表膚淺,窮困也不必然成就偉大,精神與物質的豐沛或貧乏,當然也不一定是彼此反證的關係。更何況以今天商品繁多且頭寸浮濫的金融環境,在鼓勵文創且支持創新的政府政策下,社會資源如此多元豐沛,卻逼得一位紀錄片導演必須得拿自己的房子去抵押,才有辦法進行創作,這是台灣社會的恥辱吧!我們怎麼好意思、怎麼忍心把這樣的創作模式當作標竿呢?

一個正常的創作環境應該要有健康的融資與運作機制,而不是鼓勵這樣不計一切代價的鞠躬盡瘁。台灣真的對不起齊柏林們。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