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進擊》文白相爭的結果 我們輸得起?

近來,隨著12年國教高中國文課綱文白比例調整的提議,社會上又再度掀起一波唇槍舌戰。

贊成刪減者,無非強調文言文艱澀難懂,鮮少應用於現代生活,缺乏實用價值,此外,高比例的文言文教育更是造成學習上的負擔,使得現代學生語文能力越形低落;而反對刪減者,則從最為根本的文化層面考量,擔憂教育開時代倒車,與現今國際社會擁攬各類文化資產的態度背道而馳,甚至質疑提議文言比例調整只是個假議題,去中國化與重建國族圖像才是真核心。

面對以上兩派的主張,筆者有以下幾點看法:

(一) 對於「日常生活用不到所以不必學」此一似是而非的說法,真的是作為教育者能認同的高見嗎?

教育設計的目的,相信不僅僅在於表面上的「實用價值」,更在於透過不同的課程設計,以激發大腦的創造性、思考與邏輯能力,讓人觸類旁通、舉一反三。正如同「文言文」充分展現中文字「一字一意」精錘淬煉的特殊性,在學習之後,強化了個人白話文中用字遣詞的精準能力,乃至於揮灑自如,同行雲流水。

(二) 語言實為一種文化資本,而資本就是一種話語權。

首先,文言文在歷經千年的汰擇後,仍歷久而不衰,自有它存在的文化價值。其次,共享華語文化的我們,在當前盛行學中文的世界風氣下,應該是驕傲且自豪的,更何況台灣保有最為正統的中文繁體書寫傳統,中文理當為文化發展上的優勢項目、軟實力。

然而,眼看現今的台灣,每每因為文言文縮減比例一事將持不下,似乎越形與當今世界潮流漸行漸遠。倘若,我們的文學教育最後真的淪落到僅止於足以應付日常生活的對話、書寫能力,試問,我們和其他國家的語言學習者,又在有何差別?放棄語言文化資本傳承的做法,無疑是自廢武功,自我限縮格局的不智之舉。

(三) 教育本應放眼未來,具備超越過去與現實的眼光和襟懷

假若早已全盤否定、摒棄舊有文化,不再鑑往過去與當下,那麼又豈能更知未來?更何況,政治之事,怎能強行以教育包裝處理?課綱不應該變成意識形態操縱的工具,否則最後塑造出一群無以反抗的愚民不說,與世界越來脫離、缺乏競爭的結果,則更是全民得共同承擔的共業!

(作者為台大國家發展所碩士)

關鍵字: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