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人看台灣》貓咪姑娘、奶茶姑娘與風姑娘(下)

▲和小夥伴們用拍立得拍了許多閨蜜照。(作者提供)
▲和小夥伴們用拍立得拍了許多閨蜜照。(作者提供)

我們計畫每個人都用明信片跟奶茶姑娘說說心裡的話。太感性太深的話其實我真的說不出,或許我們真的相處的時間還太少,但翻翻相冊,和她的回憶都會慢慢湧來。我喜歡拍照,喜歡自拍,奶茶姑娘大概是最配合我的了,看著一張張照片,腦海裡還能浮現出她露出潔白的牙齒拍照的情景,她說:「沒關係,我跟你拍!」

這樣想著,我將兩個人笑的最開心的自拍照畫在了明信片上,雖說是看起來有些像原住民雕塑畫像上的符號,但也算是頂美好的印記了。旁邊寫著祝福身體安康、學業進步之類的話語,突然想起相見歡時,我送給三位台生的明信片上,寫著「我從遙遠的地方來,有許多故事要說給你聽」。也許我說的故事還不算多,我們也算一起創造了許多故事了。

熊抱齊祝生日快樂

然後奶茶姑娘上樓,我們坐在一起「假裝」看《屍速列車》。直到秒針指到十二點的位置,我們其餘幾個人大喊:「生日快樂!」然後一起狂笑,奶茶姑娘說:「我早就猜到,你們裝太差了啦哈哈哈哈……」我們給姑娘唱生日歌,一直開心笑的她卻突然哭了起來:「我其實是捨不得你們離開」。歡樂的氣氛含上淚水突然變涼,小姨媽在一旁喊:「快,熊抱!」我們一個個大熊抱撲上去,大家又重新歡聲笑語。

隨後,大家都拿出明信片,給奶茶姑娘二十歲的寄語,說著那些話,突然感覺我們像是一起生活了很多姐妹。我們第三小組大概都不會是強烈表達自我情感的人,所以到最後一晚,醞釀積蓄的情感才質變爆發。還好,最終我們還是相親相愛,也不算晚。

世界上唯有美食與愛不可辜負。這位像奶茶一樣皮膚深深的姑娘,像茶一樣默默無聞,卻在品嘗許久之後,在舌尖與鮮奶共同起舞。真的像朋友說的,我愛上了台灣奶茶,也忘不了這個奶茶姑娘。我們聽不到的第三個願望,祝福你一定實現。也謝謝你,贈予我一期一會、念念不忘。

從宜蘭坐火車趕往花蓮的那段路上,本應該是與太平洋的初遇,可卻被路途辛苦打敗,只伴著這美景睡了過去。第二次還是在車上,我反覆叮嚀著前排的台灣小夥伴,就算揍我一頓也要從睡夢中叫我起來看太平洋啊,然後終於,能迷醉在這片無際的天海之間。

雖說是我也在黃海邊兒上長大的,但還是「不爭氣的」被這廣袤無垠的壯闊、這沁人心田的藍綠色給征服,怕是靈魂早就從身體裡飛出去,在潔淨的沙灘上跑跑跳跳,在太平洋的懷抱裡沉浮了。沒有在海邊走走,也就沒切身體會到胡德夫歌聲中說到的那陣,「舞影婆娑在遼闊無際的海洋,攀落滑動在千古的峰台和平野,吹上山吹落山吹進了美麗的山谷」的美麗的風,只好安慰自己道,踩在寶島的這塊土地上,臉龐拂過的燥熱也便是太平洋的風的一陣吧。

何須謹慎無關痛癢

這是個酷酷的女孩,一看就是那種別人家的好孩子。老實說我想了好久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意象,但是卻覺得什麼都不太符合她的氣質。然後偶然記起她很喜歡胡德夫,那麼說她是風倒也是很合適的,像太平洋的吹來的風。在每一段行走的路上,我總是會看到高高瘦瘦的一個人遠遠的走在前面,偶爾的也是高冷地站著,手臂交叉著放在胸前;若不是我真的看過她最燦爛的笑和開玩笑的樣子,也不敢相信這個來去如風的女生,就是微信頭像裡剪著萌萌的劉海咧開嘴拍照的那個。

當然,我也看到過她陪陸生小夥伴去辦悠遊卡,耐心地陪我們逛夜市,自由自信的表達自我觀點的樣子,所以我知道,她這陣從廣闊海面吹來的冷風並沒有真的拒人於千里之外。也是,在一群人的熱鬧中,這樣的姑娘倒顯得獨樹一幟,正如涼涼的風撫慰了夏天的燥熱。大概是因為羨慕,所以對這樣獨立、自信的女孩別有好感,雖然我和她可能無法在這短短的幾天做到互相擁抱著大笑、哭泣,但也有獨一分的舒服。

我尤其印象深刻甚至有些震驚的,是她的坦誠。從各種渠道獲得了太多的畏懼感,以至於本來應該正常討論的兩岸問題,我們不敢提及甚至避之不及。這是我第一次到台灣,從第一天開始,我對這裡的印象都真的好極了,也不自覺的會去比較大陸兩岸的異同。和台灣的小夥伴,我們會討論美食、景色,討論行程、原住民,討論偶像、喜好,我們討論很多,卻謹慎的無關痛癢。

直到這位姑娘大膽的提出她對大陸發展的疑問,我才發現這些問題似乎沒那麼難提起,沒那麼難回答。

雖然也會因為想強烈反駁而義憤填膺到臉紅,但是我們說出來,他們才能了解到,這才是兩岸大學生交流應有的常態和真正能達到的目的。所以我開始明白這種坦誠,與其說是一種戒備,不如說更多只是對真實的好奇與探尋。

忘記從哪裡聽來,我十分贊同的一個觀點:憑藉大學生的身分共同探尋未知的我們,可以拋棄累贅的一切,僅僅為了一個答案去交流、分享、辯論、共識。這種交流是最單純的,因為哪怕我們意見不一,也願意坐下來暢談;而除此外作為任何一種身分的情形,我們假裝客氣微笑著,卻再也不會將初心外露了。

瀟灑吹過我的世界

我很慶幸我從這個姑娘身上學到了這一點,這是我來到台灣交流前從來未曾發現的:如果所有有可能促進兩岸關係發展的青年都抱著我曾經的心態,那麼結局只能還是相互的瞎想和隔閡,唯有平等的交流和溝通才能促進真正的理解。

她像一陣風,瀟灑的吹過我的世界;也願像她一樣的「太平洋的風」,可以吹來真正的太平。(全文完)

(郭瑾瑾/北京師範大學學生)

好友人數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