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評論-九一八前夕 看灣生回家

《中國時報》9月10日用頭版和四版,大幅報導「灣生報恩,捐成大千萬遺產」的感人故事。在台出生、成長至12歲才返日的泉美代子,多年來心繫台灣故土,辭世前,交代兒子把半數遺產捐給成功大學,成立獎學金。

日據時期在台出生的日本人,被稱為「灣生」。絕大多數灣生,戰後陸續被送回日本。近年來,許多耄耋灣生回台訪舊、探友,引起媒體注意。但泉美代子卻是我見過最令人敬佩、最特別的灣生。

灣生回家的報導,對於推動有年的「台日一家親」政策有加分效果。人與人間的友情、愛情、恩情,原來不分國籍、種族。當中日兩國放下百年恩怨之後,台灣女人可以熱愛日本男人(如《海角七號》),台灣球員可以敬愛日本教練(如《KANO》)。以情相待,是世間最美好的事物,旁觀者此時如還提國仇家恨、大是大非,豈非不通人情?

台灣社會對灣生的熱情招待,幾乎讓時光倒回那「美好往日」。當時,日本人是統治者,也是文明的示範者。台灣社會對灣生及日本的全然接受,讓人懷疑日據50年是否曾帶給台灣人任何痛苦。至於現在還計較大是大非、仍有防日警覺的台灣人,屈指可數。

「台日一家親」的背後,隱藏日本重回台灣的想像,以及台灣以日制中的期待。這口號的要義,絕非指台、日人民的私下感情。這口號讓人不安,因為台日越親,就導致兩岸越不親。

有一群和灣生命運類似者,或可稱為「滿生」--在滿洲誕生,戰後遭遣返的日本人。很多滿生也回東北探望老家,但他們的故事卻和灣生如此不同。

2015年8月,73歲的中島幼八來到牡丹江市為養父母掃墓。中島的孺慕之情,讓旁觀者動容。1945年日本戰敗,誕生在東北的中島幼八,家破人亡。生母在寒夜裡把餓得奄奄一息的中島幼八,託給一個中國小販。小販終於找到願收留中島幼八的好心農婦,儘管她知道這孩子是侵略者的後代,她說「這小生命多可憐,我來養。」

中島帶來他寫的《何有此生:一個日本遺孤的回憶》。他說他想把中國養父母的形象,公布於世。「我寫的都是最樸實的中國老百姓。他們自己也很窮苦,他們收留我,沒有私心,就是善良。」中島還說他小時的村裡,有15個日本遺孤,都受到很好的對待。

16歲那年,生母找到中島,中島卻拒絕回日本。最後是中島的中國老師,勸他返日後可「為中日友好做貢獻」,才讓中島回去與生母團聚。促進中日友好就成為中島一生的職志。

中島的故事並非唯一。瀋陽「九.一八」歷史博物館內,有一塊1450名日本遺孤樹立的「感謝中國養父母碑」。滿生回家讓人體會人間有愛,和平有望。這些日本人知恩圖報,他們不會與中國為敵。

何以泉美代子是最特別的灣生?因為她捐贈遺產給成大的原因,是幼時目睹台灣受日本統治,台灣人必須使用日本語當官方語言,「在這樣不近情理的社會成長至12歲,我對這塊土地感到『愧疚』。」泉美代子是少數對日本殖民統治有所反省的日本人,這種反省帶來和平與希望,也讓她有別於其他灣生。

每年9月18日晚上9點18分,瀋陽(和許多大陸都市)的汽車,都停車、鳴笛三分鐘,以示不忘中華民族的「國難日」。被台獨洗腦的台灣年輕人,除了對即將來臨的九.一八無感外,最近他們有人參觀過瀋陽「731部隊」遺址,對當年日軍以中國人活體進行細菌、生化實驗的暴行,也無動於衷。

但願泉美代子和中島幼八的故事,能開啟天然獨的是非心與道德感。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