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法官:廖元豪》功德院打臉恐龍院

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說明國民法官規定

司法院30日發布「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初稿),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前)指出,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的重點,是想讓法官與國民充分討論,利用法官的專業、民眾的社會經驗凝聚共識,與法官一起決定被告有罪或無罪,有罪者該判多重。中央社記者王揚宇攝 106年11月30日

為了挽救在谷底的司法聲望,司法院提出了「國民法官」制度草案,期望能藉著「部分」國民參與重大刑事案件,提升人民對司法的信任及尊重。然而,別說該制度能否提升國民對司法的信任尚有疑義;更嚴重的是,在一個媒體、政客與一般民眾都恣意用自己的偏見、甚至利益來咒罵司法的世界裡,國民法官怎能抵得過外部的踐踏與內部的自賤?

先看「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的內容,其實僅有在某些「重大刑案」部分,加入「國民法官」,對於與一般人民權利義務最有密切關係的民事案件、輕度刑案,還有行政訴訟,則完全不適用。所以,到頭來也只有極小一部分國民有機會親身參與司法程序的運作,認識司法。當絕大部分的案件依然由終身職的職業法官審理時,實在很難讓人理解,有多少「國民」會因此感受到司法的可受信賴?有多少司法案件會因為「民眾參與」而受到制約,進而多注意一下民情?

司法院祕書長呂太郎還表示,這跟過去推動過的觀審制是完全不同的。但只選重大刑案,就此而言,與觀審制在範圍上並沒有什麼差別,只是觀審制的目標比較務實,僅想藉由公眾關注的重大案件做某種「法治教育」,而國民法官制度卻想要用這樣小的規模來「彰顯國民意識」,只怕不切實際。

此外,英美的「陪審制」審判乃是被告的「權利」,但草案所設計的「國民法官」真的是為了被告的權利而設的嗎?被告可否主張,因為國民法官可能判得太重(想想台灣的民情),所以拒絕由國民法官審判?而且,《憲法》第81條規定法官為終身職,那被告是否有「請求由專業法官審判」的權利?

更根本的問題,還是如何修補國民心目中的「司法形象」。偏偏我們的媒體與政治領導者,成天將政治與司法混在一起談得不亦樂乎。這對原本就不熟悉「現代專業司法」的台灣社會,簡直是提油澆火,更讓人無法信賴。

就像最近行政院長賴清德接受媒體訪問,主持人劈頭就把題目訂為「馬英九洩密案無罪,龐大律師團完整切割」,明顯預設立場。而賴院長一面說,總統或司法院長都很難介入法官審判之見解;同時自己又馬上舉出法官判決的理由先批評了,然後說其實「社會都有批評」。事後還皮裡陽秋地辯解說,這是「在談司改而非干涉個案」,都赤裸裸開罵了,還要假惺惺地說「我沒說啊」,怎能讓關心司法威信的人不心寒?

此外,行政院對占領行政院的太陽花學運被告「撤告」,台北市卻擬對貼「功德院」的小事開罰,讓人完全不懂「執法」標準為何;高雄地檢署對慶富案的聲明稿,如說相聲般順著總統府聲明而更正,後來居然還好意思說「偵查不公開」,凡此種種,都不斷踐踏司法與法治的尊嚴。這樣下去,司法改革只是空談,除非司法改革就是要改成「法院都判民進黨贏」的結果。

台灣當前有著極度反權威的社會氛圍,所以擔任「最終權威裁決者」的司法本來就不討人喜歡─叛逆的青少年最討厭權威的長輩。身為行政院長,不好好地做法治教育,居然還煽風點火,用誤導的言行去否定司法裁判。簡直是「功德院」痛打「恐龍院」,讓司法院與蔡總統推動司改的美意全然落空。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