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壽日企經營秘訣系列二: 日本如何做到連街道也吸引人

編者按:

日本人到底會在一件商品上花去多少心思?

小佈施堂第17代接班人市村次夫,詳細描述祖輩們如何生產出獨特的商品,又如何衍生出對城市容貌的改造。

而在積累財富後,他們又如何將文人、商業、企業渾然一體,打造著長久的文化傳承與驕傲。

積累財富後聚集文人墨客,創「小佈施文化」

提到葛飾北齋,全球藝術界估計是無人不知的,他是入選「千禧年影響世界一百位名人」中唯一一位日本人。而小佈施堂的傳承者們,在北齋的創作中扮演重要角色。

當年,市村次夫的先輩們經過多年苦心經營,積累財富之後,便將一眾文人墨客請到當地,由此形成富有本地色彩的「小佈施文化」,並蓬勃發展起來。

其中,最大名鼎鼎的名人,要數江戶時代著名畫家葛飾北齋。

美國的《生活》雜誌評出了過去一千年裡對世界帶來最大影響的人物中,在日本所選出的只有北齋這一位浮世繪畫家。晚年的北齋曾經分4次在小佈施町生活了三年左右,留下了大批的寶貴藝術作品。他的繪畫風格對後來的歐洲畫壇影響很大。德加、馬奈、梵高等許多繪畫大師,都臨摹過他的作品。

(黑體)市村次夫介紹說,當地天井畫,或者是屋內公共空間,都是先輩請葛飾北齋來畫的。「大家從中可以看出來,我們並不是讓他畫一幅小畫自己收藏就完了,而是讓他在公共場所創作,讓大家都能欣賞到。」

如今,葛飾北齋留存最大尺寸的畫作不是在京都,也不在東京,而是在小佈施町。如曹洞宗巖松院正殿的頂棚上有北齋繪製的《八方睨鳳凰圖》,使用的是從中國購買的礦物顏料,迄今從未修補過。一百多年後的今天,色澤仍然鮮艷。

堅持原產地的霸道與至純,維護高檔形象

小佈施堂所在的小佈施町是日本長野縣內最小的城鎮,名聲卻享譽海外,素有「栗子和北齋之城」的美譽。而這兩大「金字招牌」,都離不開百年老店小佈施堂的悉心經營。

在市村次夫看來,一個企業長壽的秘訣在於,充分利用當地的資源,滿足人們現實的需求,同時適應時代的變化。過去幾百年來,這一理念在他的家族中傳承至今。如果完整地算下來,這個家族企業的淵源可以追溯到四百年前。

市村次夫的先輩曾是依附於小田原北條家族的家臣。日本戰國時代末期,北條家族滅亡後,其麾下為數眾多的武士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家鄉,放棄武士身份另求生計。1630年,市村次夫的先輩搬到了現在的小佈施町,這個家族的到來就此改變了這座小城未來幾百的命運。

當時的小佈施町農業發達,當地種植了很多油菜。市村次夫的先輩最初經營的業務範圍很廣,涉及搾油、採茶、販鹽等……

其中菜籽油的經營是獨居特色的一項業務,直到150年前,日本進入明治時代之後,菜籽油失去了市場,於是這個家族企業放棄了搾油業。在江戶中期1755年,他們創建了舛一市村造酒廠。釀酒成為家族的核心業務。與此同時,因為當地盛產美味的板栗,市村家族開始嘗試邊造酒邊做板栗點心。

就地取材,順應時代,是市村家族成功最大的法寶。家族居住地的西側生長著一大片栗樹林。有一種說法是,早在1367年,從京都丹波國移居過來的「丹波栗子」十分適應小佈施的酸性土壤,質量優良,味道好,得到了人們的好評,每年秋天都會向將軍家進貢栗子。「小佈施栗子」的美名從此享譽天下。

(黑體)後來,當地村莊開始把板栗用糖做成糕點,由於日本的糖非常珍貴,那時的栗子點心與其說是食品,不如說是珍貴藥品,一直以高檔產品的形象出現。

正因為如此珍貴,小佈施作為幕府直屬地,這裡的板栗一直專供幕府,當時非常罕見。而且在江戶時期,只允許這裡種植板栗,因為其他地方種植出來的板栗味道並不好,這也是幕府保護板栗的做法。打造高檔產品的形象,原產地到底是哪兒非常重要。

因為有人排隊,想讓街道也變得更加清潔

為了讓更多的人分享美味的栗子,市村家族開始經營栗子點心。明治30年代(1897-1906),他們引入當時的罐裝技術,讓栗子點心成為一整年都可以吃到的產品。這也成為小佈施堂(1923年創立股份公司)的前身。用心製作的產品風靡日本全國。

不過,對於其「鐵桿粉絲」而言,最正宗的栗子點心只有在原產地小佈施町才能買到。例如,有一種栗子點心,只在板栗收穫季節的一個月裡才有銷售,並且不允許外帶。

「我們店前面會從凌晨一點就有人排隊購買,非常受歡迎。」談及如今店裡絡繹不絕的顧客,市村次夫仍倍驕傲。因此,不僅僅是在這家店上花心思,他們想讓整個街道也變得更加乾淨,並對整個街道的清潔付出了很大努力。

其實,與其他企業不同的是,小佈施堂深度參與了所在城市的建設,多年來一直致力於古民宅保護,以及市容的復原。1980年,繼承了家業的市村次夫,將自家宅院向大眾開放。在他的帶動下,周邊景觀也開始了整頓。次夫先生等土地所有者,還投入大量時間精力進行磋商,以不依賴行政的方式,設立了「修景地區」。如今,對傳統的保護和傳承,已經成為整個小佈施町的一種習慣,即便是在建造新房子的時候,也盡量保留原有的建築格式。

嶡黑體)對於市村次夫而言,這樣一種習慣「能夠讓我們更加驕傲地生活在這個地方,希望能夠讓文化的傳承和生活得以兼顧。」市村次夫說,在經過了160年之後,我們成為小佈施村吸引遊客的重要名片,或者說我們160年之前的工作,今天真正發揮了作用。

如今,駕車進入小佈施町,看不到大幅廣告牌和霓虹燈的雜亂。不管是城鎮中心,還是精心修剪的果園,都保留著古樸美麗的景觀。現在每年有120萬遊客到訪小佈施,這背後離不開小佈施堂對城市建設的深度參與。

容器也是產品的一部分,設計上大下工夫

從產品質量到街道環境,每個細節都離不開用心經營。對於小佈施堂另一項目釀酒,亦是如此。

如今日本已經有幾十年都不用木桶造酒,但市村次夫想恢復古老的釀酒工藝,重新沿用古老的生產方式。「當然從生產的效率來說,這是不合適的,但是我們還想復原古老的釀酒工藝或者是酒瓶。」

「不僅僅是裝酒的容器,我們認為容器本身也是產品的一部分。所以在容器的設計上特別下工夫。」市村次夫這樣說。例如,在市場上,日本酒大多是裝在一升的瓶子中,是一百年前開始普及的。但是小佈施堂嘗試把酒瓶做成更小的封裝。其中一個原因是,在日本,尤其是家庭主婦,她們都願意把包括酒在內的所有食品放在冰箱裡,但是一升的大瓶子放不到冰箱裡,而且如果在家中開小型的聚會,一升的瓶子本身不會拿出來,而是倒在酒壺裡,然後再拿出來。

考慮到飲酒的場合、習慣,小佈施堂對於每一種酒瓶的設計都進行了周全的考量。他們還曾用陶器做酒瓶,把設計做得更絢,更符合時代的要求。甚至,為了體現高檔酒「鉑金」的地位,定制不銹鋼的瓶子。期間,他們也遇到不少麻煩。「例如我們一年只需要兩千瓶,但一般的制瓶廠不願生產,因為他們至少要10萬瓶才能做。好在長野冬奧會期間,很多日本大企業遷來,我們找到了三菱商事,對方答應做兩千個不銹鋼瓶子來裝酒。」

容器是要特別關注的,它並不僅僅是用來裝酒,本身也是產品的一部分。所以在容器的設計上特別下工夫。也正在那段時間,小佈施堂以1998年長野冬奧會為契機,對釀酒業的商業模式進行了大幅度的變革。

小佈施堂的成長和命運,不僅關乎17代家族傳人的努力,更融入了其所在城市的歷史命脈,推動文化的傳承與創新,成為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名片」。今天,小佈施堂仍保留幾百年前先人們一手打造的建築,如380年前的水渠,260年前的酒窖,都還在使用。

來源 鳳凰大參考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