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人看台灣》台北世大運志工驚魂記(下)

年君又打了好幾個電話諮詢資格證是否可以代領等各種解決方案,結果千辛萬苦連接上了以後,回復卻撲朔迷離,天雷滾滾:例如有接線員當場說「我問一下……」,幾分鐘過去終於問完了旁邊的接線員後,電話連線信號卻出了問題,這邊有聲,可對方如何也聽不到新年君的呼喚:

「喂,先生你好。」「是的,你說」「喂?有人嗎?」「是,有人,請說……」「喂喂喂??」「你說啊!!我在呢!!」「嘟嘟嘟(電話掛斷……)」

沒辦法了,新年君一口老氣。手捧一杯安神鐵觀音的他再一次撥通了電話,待重新連線,已是另外一個接線員。他又耐心地將自己的情況說了一遍。一個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掏心掏肺這麼多次,真的是不容易。一千個接線員是一千個哈姆雷特,回復五花八門七彩玲瓏。明明是官方電話,回應卻模棱兩可加無數個語氣助詞「吧、也許、可能……」

■官方網站像大雜燴

用筷子溫柔地戳一戳土豆,糯糯的,已經可以刺穿,金黃色的土豆泥漫著,豆角從青綠色被火氣沾染到發沉,像一根根長苔的老樹幹,金色的玉米和橙紅的胡蘿蔔浸在裡頭卻是很高興地咿呀叫好。

「那有沒有官方網站之類的。」一說這個,年君氣不打一處。他確實是登陸了網站想要查詢,結果網頁一開啟,在台灣攻讀資訊管理專業的他無論如何也不願相信這個網站居然是代表著最高水準的官方製作的。

一個如此大型的國際性活動、出自政府官方後台操作的網站。居然……頁面淩亂,排版混雜,缺少分類,全是大雜燴像新聞插播一樣滾動冒出……每一條都紅字寫著:「必讀!」似乎不這麼標示就會立刻沉入層出不窮的資訊之海無人問津。他耐著性子撓著頭皮將網頁翻了個底朝天,結果沒有發現任何對現下有用的資訊。

「之前的line群組呢?」「沒人回,幾百人的大群,問題一下子被淹沒。」我在這邊同情地努努嘴。

「反正我已經被折騰得不想去了。機票也廢了。還是老實在家待著吧。」「對了,我好幾個陸生同學有報名這個志願者。我還不是最慘的……跟你說我其他幾個朋友的情況……」可以想像新年君在那頭不厚道地摩拳擦掌的模樣。

聽到這話,排骨也興奮起來,在粘稠的土豆泥叢中探出頭來。「這次世大運志願者活動非常大的一個問題就是資訊不明確、發布不及時、傳送不到位。一個和我一樣報名成功的學姐,機票也買好了。我問她:「你參加培訓的時候對方怎麼說的?」學姐居然來一句:「什麼?還有培訓?!」譁然。「那你知道識別證……」學姐一臉不明所以:「什麼證?」「那領取志工服和實習……」「啊?!」

■報名成功卻沒保障

用鏟子在鍋裡慢慢的攪動著,哇香噴噴欸。「所以那個學姐完全是狀態外。」「是的,但這不能怪她。誇張點說,被告知報名成功後,我們所有的資訊幾乎來自口耳相傳甚至無聊滑手機碰巧刷到的。我們陸生之間形成了收到消息就互相分享默契。沒有專人通知我們行程或注意事項。網頁資訊劈哩啪啦堆在一起,沒有分類和綱要。在資訊上沒法讓人做到各取所需,就只有全盤皆輸。」

「所謂的報名成功就一點保障都沒有嗎?」「有一個叫做志願者編號的東西。但說起這個真的是有點左右為難。據部分在台灣已領取識別證的陸生說,我們的志願者編碼,顯示是一串亂碼。過了好久才告訴我們系統有問題正在重新統整。而且只有陸生是這樣。」

陸生的資格就和陸生的身分一樣東拉西扯,陷入兩難。在這裡,我們就像系統故障無法被識別的一串串亂碼。在台灣,誰也不能一手遮天給我們打包票,這片美麗島上,陸生到底該聽誰的?「我們在台灣真是他x的命運多舛。」把自己逗樂了。

夜深了,我們從不令人愉快的台北世大運聊到了新年君在台灣的生活,他已經單車環島了一次,下學期打算機車環島。我羡慕地冒著星星眼:可惜我不會機車!!「沒事啊!年哥帶你飛!」他拍拍胸脯。剛剛還被台灣耍得像孫子一樣,現在就成大哥了。

把盆裡的大蔥撈起來折斷塞進熱氣騰騰的鍋裡。撒點香料,扯幾片香菜,倒入兩勺瑤柱醬,拍幾顆微焦的蒜頭。蓋上鍋蓋,快好了快好了。咽著口水搓搓手,對自己很滿意。撒點香料,扯幾片香菜,倒入兩勺瑤柱醬,拍幾顆微焦的蒜頭。

■志願者變一場鬧劇

「總覺得這次世大運志願者這一塊像場鬧劇……」「其實最終能夠當上志願者的一定是人中龍鳳。他們真的是經過刀山火海重重磨難。別的不說,他們的理解能力就先是高人一籌。」我在這邊大笑。

「對。還有他們對待來賓的包容度和耐心一定不用擔心。」「對對對。」「還有運氣。」「太對了,沒有運氣真的不行。必須運氣夠好,正好看到了世大運報名的截止時間,正好流覽官網看到了參與培訓的時間,正好在line群組上刷到了領證時間正好流覽官網看到了參與培訓的時間,正好看到了集合的日期……這每一環少了運氣都不行。」

對於這次台北世大運志願者服務,報名的陸生和官方雙方都陷入如此尷尬的境地。但如果一開始就強硬拒絕也比事到臨頭打馬虎眼好啊。

這曖昧的滋味我們還嘗得不夠嗎?這件事情上,台灣就像一位花花公子,甜言蜜語讓你陷入無限幻想跟你一陣雲雨生米煮成熟飯後啪啪打臉讓你滾蛋,這種痛可比一開始冷面王子清高say no來得紮人得多。

廚房的芳香四溢,在宵夜的魂牽夢繞之間我掛斷了電話。登登登跑到廚房,揭開鍋蓋,唔……蒸汽混著美味分子撲騰到臉上。土豆、排骨、玉米、胡蘿蔔、豆角、大蔥。熟悉,懷念。這道菜是東北大亂燉。(劉筱樺/陸生)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