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金源》中華民國 是杯具還是悲劇

綠營以鋪天蓋地的「轉型正義」,批鬥兩蔣和國民黨。有識者對此舉當然不齒,但是反共獨台派(或中華民國派)的憤恨不平則更激烈。他們反擊之道除了痛批綠營虛假之外,當然還得為兩蔣的威權統治辯護。最令人側目的反擊,當屬政論名家黃年日前的「從馬場町銘文看轉型正義」一文。

黃文要點如下:一、白色恐怖被處決的大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烈士」。(台灣人不該拿白恐攻擊兩蔣吧?)。二、(綠營)「轉型正義」操作者為了維持白恐的規模,必須將(處決有理)的匪諜案留下,於是(扁時代樹立的)馬場町銘文(竟)把匪諜化為「熱血志士」。三、蔣介石實踐的最大歷史正義,也是最大的台灣正義,就是他用中華民國保住台灣,也用台灣保住中華民國。四、沒有蔣保住中華民國憲法,台灣也不可能迄今仍用「一中各表」與中共抗衡。

黃提醒了綠營:一、台灣首要敵人是中共,兩蔣(或國民黨)與獨派的距離遠比兩岸之間還小,你們別為了政爭,錯把恩人當仇人。二、中華民國等同台灣,獨派汙衊、攻擊中華民國是愚蠢的。三、中華民國憲法之為用,就是拒統並與中共抗衡。

我們支持黃君批判「轉型正義」,但令人遺憾的是,批評獨派的不義,為何必須以挑起內戰瘡疤、製造兩岸敵意、作賤中華民國為起點?

如何救亡圖存,是近代中國仁人志士最關心的問題。廣義來看,國共內戰是中華民族圖強自救路線鬥爭的最後一幕。不管怎麼鬥,這場中國人的「內部矛盾」,永不該變為中國人與非中國人之間的「敵我矛盾」。何況抗戰勝利後挑起國共內戰的責任在國民黨。(見342至344期《遠望》雜誌)。內戰責任說到底,是國民黨對不起中國人,更對不起被他們裹挾來台的外省人。

既然如此,白恐處決的就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中國共產黨的烈士,而是中國人的烈士。處決他們的國民黨政權,背離了中華民國立場,也不忠於中國。可惜堅守反共思維者,大多無法釐清國家與政權的區別。當綠營以蔣政權的劣行(如白恐)誣衊、拆解中華民國時,獨台人士不但無法為中華民國辯護,還配合獨派把中華民國矮化成台灣,再緊抓內戰恩怨不放,以當年撲殺親共、投共份子成績向台獨邀功。難怪黃年說:蔣介石實踐的最大歷史正義是保住台灣。試問如無內戰,何須「保住」台灣?兩岸攜手共建新中國、不讓台獨有機可趁,難道不是更高層的歷史正義?

從大陸發展的成就來看,中共並未辜負中國人民的選擇。從台灣獨化之後的荒腔走板來看,中華民族的復興不可能寄望被台獨綁架的中華民國。反共獨台者如誤把兩岸兩政權之爭視為兩國之爭,他們只好投靠台獨。

顧炎武說:「易姓改號,謂之亡國(如中共取代國府);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如台獨的反中、仇中)。」他又說:「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在歷史長河中,國共內戰的成敗是兩黨家務事,微不足道,不但與台獨之危害不可同日而語,更無法和追求國家統一、民族復興的大業並論。

黃年拚命維護的中華民國,被台獨借殼上市以來,只剩兩項功用:一、敷衍北京、不讓對岸動手收拾台獨;二、掩護綠營在薄殼後面深化法理台獨。

黃說:「台灣是水,中華民國是杯;杯在水在,杯破水覆。」儘管這只「杯」如前述的「殼」一樣薄、一樣脆弱,而且獨派對「杯」毫無敬意,但黃君仍苦口婆心,勸大家別打破杯具,以免引來兩岸統一的「悲劇」。

如果黃年不被自己的「愛台」之情矇蔽的話,當知台灣已是死水、汙水。究竟為台灣引入活水源頭重要,還是堅持使用被變造的那只杯具重要?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