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看大陸》虛空鳥跡藏 七月五台山

東台望海寺山門。(作者提供)

東台望海寺山門。(作者提供)

五台山,又名清涼山,是文殊菩薩的道場,中國五大佛教名山之首。文革時,三百多座寺院毀了一半,上世紀改革開放後,飯店加賓館高達1700多家,清淨佛國成了高山鬧市,經過十年的整頓,五台山終於在2009年登上世遺名錄。

國際教科文組織對「文化景觀」的定義是:「自然與人類的共同作品」,在唐代,出家人把「禮清涼」視為畢生大願,作品在《全唐詩》中不勝枚舉,近代四大高僧之一的虛雲法師(120歲圓寂),兩度行腳五台山,在不同的時間、地點,於瀕臨絕境之際,均蒙一位自稱「文吉」(文殊菩薩化身)的來相救,讀過法師《年譜》後,朝禮五台,也成了我的畢生大願。

上東台誤走牛糞區

五台山,指的是環繞台懷鎮的,五座海拔約在2400至3000公尺的山峰,環台方向是循著東北中西南(或反方向)的五個山頭,慢走三天,在山上寺院住兩夜,叫「大朝台」;無力「大朝台」的,可以在鎮上坐一台一專線的旅遊車,用「搵豆油」的方式朝山;最多人選擇的,是爬1080級石階上黛螺頂,禮拜五方文殊,這叫「小朝台」,因為擔心有高山反應,我只敢嘗試一日一山,按照賣餅小伙子慨然相贈的「私圖」,我坐景區公交車前往光明寺村,目標是東台。

村裡的老先生說:「大概要花三小時」。走沒多久,迎面來了個牽馬的小胖弟說:「那要走好遠哩!」過了約一小時,一位居民大姐說:「這東台啊,看著近,走起來遠。」走到村子盡頭,終於來了輛車,一位小姐下了車,遙看東台幾秒,馬上坐原車離開,我想到俗話說的:「佛光照遠不照近」。在文殊菩薩的「照看」之下,應該是遠近無別。

出了村才是東台山腳,在華嚴谷附近,出現了三三兩兩的牛群,分布在土地廟跟龍王廟四周,除了吃草、靜坐,那跟鵝「互換」過的眼神,分明是在等人,相較於台懷鎮上熙來攘往,為求一方淨土的遊客,以及為生計忙著招攬遊客的店家,這些天然放養的牛隻,無疑是五台山上最幸福的傢伙!

正當我發現誤把「牛道」當「驢道」(土路)時,人已在半山,不甘心原路折返,心想:東台跑不了,早晚可以上,於是在群牛的目送下,當起了無人反對的「八路總指揮」,一腳高一腳低的躲避遍滿「牛道」的牛糞,躬身緩慢地爬著草坡。

五台山唯一地錦圖

童謠有:「三月三,薺菜開花賽牡丹。」草坡上開滿了叫不出名字的野花,我只認得五台山特產的金蓮花,金黃色的花瓣在繽紛花海中隨風搖曳,看著眼前奇美的,廣袤的一大片「鋪地錦」,山巒是有限的高度,山景是無限的水平,不自覺地拿出雨衣裹身,毫不遲疑的投入大自然的「懷抱」,望著藍天白雲,我卻不敢久躺,因為聽到身下草間的石縫,有隱隱的水聲。

明知走上了一般遊客不會親臨的「捷徑」,眼前雖無路,卻不想回頭,自信體內還存有勇渡「黑水溝」的基因,加上一雙不輸同年的「霞客鐵腳」,最重要的,是一抬頭就能看到遠在天邊的東台,我心甘情願的,在滿是琪花瑤草間雜著牛糞的草坡,爬升約一千米的高度,走了四個半小時,總算上了東台。

正跟望海寺的常住聊到大雪封山的月分,沒想到遇上了「常態」,突然一陣飛沙走石,接著下起了急雨,匆匆道別後,我在名實相符的「土路」走約半小時,竟然出現大太陽,趕往查票口準備跟人併車下山時,身後來了位先生,堅持要送我一把名叫「酸溜溜」的草,邊剝皮邊示範怎麼吃,先生告訴我他是「包牛」的,我才知道五台山的牛是專為繁殖,怪不得牠們全都一副:「此身飲罷無歸處,獨立蒼茫自詠詩。」(杜甫〈樂遊園歌〉)

登黛螺頂到五方文殊殿拜文殊,是五台山最經典的朝聖之路。上世紀九○年代,台灣開證法師與56位弟子登黛螺頂,走的是土路(老路),下山不慎扭傷腳,事後法師集四眾之力,募款50萬,修了1080級石階,題名「大智路」。

現在登黛螺頂,除了土路、索道,最多人選擇走大智路,成群結隊的在家與出家眾,三步一跪拜,最令人動容的,是腿腳不便仍一步一跪拜的,有極大的願力,自有殊勝的「清涼」。大智路上有多位「掃階僧」,自備小掃帚、小畚斗,讓沒有裝備齊全的跪拜者,不致滿手臉的汙泥,登階者也多予布施。

大智路上修階布施

佛陀教人成佛之路有六,其一是布施,台灣早年引起爭論的放生,在這裡是以另類的樣貌呈現,狐狸、鴿子、松鼠、麻雀,依身材大小由十元至數百元不等,聽到身後一位姑娘跟老板說:「您好生養著吧!」

我一路詫異的是,莫言先生《爆炸》一書所形容的:「跑起來像風似的『飄』,人、狗追不到。」晚上可以「跑出一溜火光來。」能夠幫人引路的狐狸,怎麼會被人抓住呢﹖

姑娘見我一臉狐疑盯著她,壓低聲音說:「那些狐狸都是家養的,放了跑不遠。」

我頓時哀感莫名:「鴿子被放了,還會飛到五爺廟前吃大眾米!」姑娘笑說:「那鴿子都是信鴿。」我說:「那就松鼠跟麻雀最可憐了!」姑娘說:「批來賣的。」俗話說:「張天師治不了腳下的病。」在五台山,真的一體適用。

在台灣看慣了佛、道合一的廟,在五台山,大概只有胡仙廟是唯一道教,旅館老板說在地居民多拜胡仙,特別是替往生者做的類似「燒幡」儀式,東西過火之後依然如故。我原先還納悶「狐仙」真有那麼靈嗎﹖怎不保佑大智路上,那些照達爾文的說法,是人類「遠親」的狐狸不被抓呢﹖上山後才知道,「問路問老頭」,真的就怕你說東來我說西。

胡仙廟位於殊像寺旁的梵仙山頂,供的是胡氏一家三代共六、七位「胡爺」及女性長輩,問其由來,負責的道兄說,大概自盤古開天時就有了!我在梵仙山望著對面的小黛螺頂,那裡是文殊菩薩在五台山最早的說法處(降法台),是藏民心中,五台山風水最好的聖地,藏民稱為「佛子萬院」,也是自盤古開天時就有了!

小黛螺頂上有位師父,是如意寶法王的弟子,告訴我:「喇嘛是領導的祕書。」至今我仍不解其意。師父還說起1987年,如意寶法王帶著萬名弟子,在小黛螺頂上面搭帳棚修行,種了許多樹,留下五台山至今最大的一片綠。師父負責每年從西藏來五台山,搭帳棚守半年塔再回藏區,可惜連日下雨,上小黛螺頂的土路泥濘難行,我未能再去請益。

下梵仙山時,遇到手拿花束的兩位姑娘問路,說是要去拜「九尾狐」求姻緣,聽我說了此「胡仙」非彼「狐仙」,姑娘提高手拎的袋子,一臉懊惱拔高音量:「烤全雞耶!老板還說狐仙喜歡吃肉。」

順治出家傳奇故事

我先講旅館老板的看法,再說為何五台山是五爺廟香火最旺,接著分享個人每次繞善財洞旁的藥師塔,眼淚鼻涕齊來,特別是剛好有喇嘛在誦經,結論是:要想與靈魂「接觸」,唯一的方法只有「心誠則靈」。龍王第五子廣濟龍王(五爺),是文殊菩薩的化身也好,是被文殊菩薩收伏而成佛教護法也罷;「胡仙」是否也管「狐仙」的事,心誠則神靈,不妨看做有六成是因人而成事。

五台山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傳奇」,就是順治出家,順治皇帝由清涼寺轉到菩薩頂修行,菩薩頂下方的廣宗寺,就成了皇家行宮,康熙、乾隆上五台山的次數跟下江南一樣,康熙敕令菩薩頂的殿宇建築,「破格」使用與皇宮相同的黃色,順治皇帝的心靈歸宿,或許因此而更「之死靡它」。

在廣宗寺往主道路的半山,矗立著類似照壁的一面大牆,上頭刻著〈順治皇帝歸山詞〉,遊客趕燒香,大都繞牆而過,我細味著:「我本西方一衲子,緣何落在帝王家。」陡然想起位於黛螺頂半山的「上善財洞」,寺壁上也題了此詩,不論是否出自順治之手,所謂「至高無上」、「尊貴富有」,全都如同五台山台懷鎮的「香火霾」。

七月的五台山,上午是陽光普照,滿天楊花紛飛;下午陰雷陣雨,不久碧空如洗,要洗去彌漫山谷的「香火霾」,得靠老天幫忙,想掃卻心頭的「香火霾」,卻掌握在自家手裡。

情僧詩人倉央嘉措

另一個五台山「傳奇」,是六世達賴倉央嘉措,六世達賴鬧雙胞,被藏民擁護的倉央嘉措,不甘心成為康熙的棋子,因而到五台山閉關。其修行處在「觀音洞」,我一早步行前往,爬了約二十分鐘石階,卻吃了閉門羹,陸續上山的遊客朝下大喊,終於把負責的師父喊上來開門。

在接近山頂之處有泉水,除了《清涼山志》所載的佛母洞之外,就是觀音洞,依倉央嘉措的親隨弟子所撰的《祕史》,我相信這位雪域最大的王,沒有在二十四歲,於解京途中死於清海湖畔,「西藏街頭最美的情郎」,最後是遍遊北方,活到六十多歲,倉央嘉措傳世的《情詩》,也在在證明,他真的找到了世間難得的,「不負如來不負卿」的雙全法。

在五台山,從最熱鬧的台懷鎮出發到各景點,不論是燒香拜佛,欣賞寺院的壁畫、彩塑,或是爬山登高,真的是「遠遊無處不消魂。」(陸游〈劍門道中遇微雨〉)五台山的寺院跟民宅,有許多正在原地擴建中,可以想見十年後的五台山,與山爭地絕非今貌。

我在主道路信步來回十多天,發現梵仙山旁有處松林,是俯瞰台懷鎮,遠眺各山頭的最佳地點。第一次到松林,迎接我的是一隻大鳥,淡灰間雜白色的尾巴,有我的一臂長,從脖子以下,層層如寶塔狀,是漸次的淺黃到金黃,我被牠的一身貴氣,震懾到忘了前進跟呼吸,驚鴻一瞥後,牠就婉若游龍般的走進了荊棘叢,荊棘叢高不過2米,我就在松林旁的草坡上自信滿滿飽餐食物縱覽美景,享受著等待「金翅鳥」再度現身的快樂。

論體型,大鳥絕對飛不起來,唯有樹叢可藏身;論外表,此鳥只應天上有,我不敢輕舉妄動,頻頻對樹叢報以虔誠的注目,結果是「莫我肯顧」,只好緩緩起身準備下山,突然聽到唸經聲,循聲走到邊坡,只見松樹的杈枝上綁著一台自動播經機,樹身上還纏著經幡,登時想到佛經記載的,經常聽佛說法的迦陵頻伽鳥,跟我打照面的大鳥,難不成是來樹下聽經的﹖這林子真的異於常林?

虛空鳥道遙禮法師

鳥飛空中不留痕跡,我何其有幸看到地上的「鳥道」,禪門以鳥道代指虛空,我卻不死心的著相,接連三天登梵仙山到松林守候,沒等到鳥,倒是迎來不少梯次的牛群,相對兩無言。我仔細勘查過松林,地上稍平坦的地方,沿邊有人工壘石的痕跡,或許多年前,這裡也跟小黛螺頂一樣,是另一處的「佛子萬院」,如今卻滿布牛糞跟蟻丘。

對金翅鳥的「身世」之謎,我曾經想過要請教靠近梵仙山腳的先生,他的攤位上有塊牌子,寫著:「五台山小神仙,指點有緣人。」旁邊疊著一籠又一籠的鴿子、麻雀,提醒我不能主動去洩露「天機」;我也曾進入大鳥沒身的樹叢,躡手躡腳來回瞎找,結果是遍尋不著,還忍受好幾處的棘刺劃臂。

唐代趙州禪師欲上五台山,有僧人贈詩:「何處青山不道場?何須策杖禮清涼。雲中縱有金毛現,正眼觀時非吉祥。」這位無名僧人境界絕高,但在我等凡夫眼裡,若真看到文殊菩薩騎金毛獅子現身空中,我想,任誰都會視為「天人合一」的大吉祥!

最後一天在松林,我遠望左前方山谷小道旁,已經禮拜過的虛雲法師舍利塔,忍不住遙問法師:大鳥是否也叫「文吉」?

(朱言紫/台中市)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