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感念蔣經國逝世30年 以史為鑑

這兩天為了蔣經國總統逝世30周年,對這位曾經在台灣政壇呼風喚雨近40年,但現在卻有兩極評價的故總統,不禁讓我有所感想,願意與大家分享。

有人欣賞他重視官員操守,痛惡複雜政商關係,親民愛民,建設台灣的魄力和努力,稱讚他是台灣民主改革的舵手。但也有人批評他是獨裁統治者,整肅政敵甚至情敵,嚴重侵害人權,晚期的政治改革只是在國內外民主力量的壓力下被迫進行的。

但即使是一個獨裁統治者,為什麼在去世多年後,仍然獲得不少人的懷念?是我們對台灣過去的歷史認識不足?還是我們當前的政治出了什麼問題?這是一個值得我們反省的題目。

三年多前,我在競選台北市長時,曾發表對蔣經國總統的看法,也引發不同的評價。作為一位外科醫生,我有我堅持的理念,但我也主張要務實,而且這個務實要建立在理性的基礎上。每個人的看法或許不一樣,但大家能誠實講出自己的想法,才有可能真正瞭解彼此,才有可能真正的反省與改進。

回顧台灣民主與自由的發展,過去幾十年間,在威權的結構裡沉浮,在窒息的政治裡掙扎,最終在時代潮流與契機來臨時,翻轉了歷史的命運。

經過很多人的犧牲奮鬥,我們今天享有一定程度的民主自由,但也仍有許多亟待改革的事務要處理。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對蔣經國統治台灣的那段歷史,遺忘多於記憶,懷舊多於認識,忽視多於檢討。

蔣經國在生命晚期啟動民主改革,解除戒嚴、允許反對黨成立、開放大陸探親、開啟兩岸交流、解除報禁,公開宣示:「我在台灣住了將近40年,已經是台灣人了。」

解嚴30年來,台灣在民主自由發展的路上,儘管過程紛紛擾擾,但總是朝向正面前進,蔣經國總統當年順應潮流所做的努力是有貢獻的。最近《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在立法院完成三讀,或許正是我們重新檢視歷史的一個契機。

從包容對方的缺點,尊重對方的特點、欣賞對方的優點,到接納對方成為自己的一部分,用寬恕取代怨恨,應是台灣做為文明社會的美德。

台灣是一個移民社會,無論先來或後到,這裡是我們共同生活的國度,也許我們有不同的過去,但我們現在生活在一起,我們到底要不要走向共同的未來?這是我們要思考的。我們不一定要贊同對方的想法,但可以透過對話化解歧見,找出團結前進的道路。

希望大家能從上述的事實裡,找到反省與彼此對話的可能,更希望透過更多的反省與對話,讓民主、自由與幸福的養分繼續灌溉我們共同生活的台灣。(作者為台北市長)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