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容樾》安樂死合法 生命分等級

「原來傅達仁不是安樂死 是輔助自殺」苦苓:我欽佩他勇氣

傅達仁(取自傅達仁臉書)

前知名體育賽事主播傅達仁先生因癌症病重而選擇於瑞士進行「安樂死」辭世,「安樂死合法化」再度引起廣泛討論。目前台灣的《安寧緩和條例》和《病人自主權利法》允許病人有不接受延長生命的醫療行為,而能「自然死亡」的權利。和前二者不同的是,「安樂死」基於病人的意願,由他人注射毒劑「縮短生命」或「協助自殺」,後者正是傅達仁在瑞士所採用的方式。

2002年荷蘭成為第一個「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允許醫師在病患的要求下,為「承受無法忍受且無法治癒的痛苦」的病患,進行縮短生命的「安樂死」或「協助自殺」。因此安樂死的病患並不必然罹患絕症。

根據荷蘭官方統計2012年有4188例上述「醫療協助死亡」,到2017年上升到約7000例。急遽上升的案例數引起公訴部門的關注,最後去年有4個案例需要刑事偵查來釐清病人是否「經審慎評估」、「自願」接受安樂死?並且是否確實承受「無法忍受的痛苦」?

4個被調查的案例為:84歲老婦因為身體病痛而深感絕望、因為肺氣腫而行動非常受限制的老婦、癌症末期陷入昏迷和病患有阿茲海默症,後二例並無法表達其意志,他們都被施行安樂死。

美國奧勒岡州的法律比較嚴格,「醫療協助自殺」僅限於罹患絕症,並且預期餘命低於6個月的病患。適用的案例由1998的15例,到2017的143例;值得注意的是:在1998年只有5%聲稱「經濟壓力」是尋求安樂死的因素;到2017年,有55%的案例是因為不希望成為家人、照顧者的負擔,而尋求安樂死。

幾乎不可能有效的防止安樂死合法化之後的滑坡效應:如何定義「絕症」?或是「無法忍受的痛苦」?如果安樂死的成本比化療藥物或是安寧療護費用低廉,會不會讓保險公司、醫院以成本效益考量或節省醫療資源,鼓勵病人接受安樂死而放棄治療?缺乏社會支持系統的人、孤貧老弱者會不會更傾向選擇「安樂死」?這難道不是將生命分級:有些較值得活,有些則否?

「看清終點,使人豁達」,面對死亡所展現的態度,是人生必經的生命教育,也是人性尊嚴的表現。人尊嚴地走向生命的終點,自然地歸於安息,如日升月落、花開花謝,這才是真正的「善終」。

(作者為科技業者)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