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黑鳥麗子》殺人案的真相

「重要的不是假裝這裡有橘子,而是要忘記這裡沒有橘子。」韓片《燃燒烈愛》的女主角在片中示範默劇演出,她拿著想像的橘子,一片一片剝著吃;這部電影也像剝橘子,透過蛛絲馬跡,細細勾畫出殺人案的前因後果。

《燃燒烈愛》改編自村上春樹的短篇小說。女孩海美當show girl到處打工,偶遇幼時鄰居鍾秀,他想寫小說,卻只能當送貨員。兩人上床後,女孩出國期間請送貨員幫忙餵貓,好不容易等到女孩回國,她卻決定改與旅途中認識的小開交往。一天,女孩忽然失聯,租屋裡的貓也失蹤,但她的媽媽、姐姐都不在乎她身在何方,小開身旁開始出現新的女人,送貨員決定盯著謎一樣的小開,好查出真相。

將文學改編成電影,最好能將原著混搭令人驚喜的新元素,才能讓已有想像空間的讀者為之驚豔。導演李滄東加上南韓底層年輕人的生活細節,儘管推理過程不夠燒腦,影像帶來的後座力卻遲遲不散。

片中大量運用非語言因素推展劇情,好比男女主角上床,女孩從床下庫存許多保險套,送貨員卻沒追問,藉此描寫女孩的維生方式以及兩人關係疏離。而兩個男主角社經地位差距甚遠,從車子到房子都沒得比,讓送貨員根本無從激發「競爭」之心,只能像看戲一樣看小開對待女孩,聽小開洩漏自己對荒廢溫室縱火的特殊嗜好,讓送貨員能以文學家明察秋毫的雙眼,觀察到小開言不由衷的微表情,細細斟酌字裡行間的真相,都是拼圖的樂趣。

只要是人,都有祕密。送貨員的爸爸戲分極少,但他有個上鎖的盒子收藏利刃;小開的浴室裡也有個神祕盒,收藏了他的戰利品。送貨員的祕密則藏在女孩的房子裡,這裡成為他的情慾之地,只要進入房間、看到高塔,他就能再度進入情慾中、像剝橘子一樣,忘記女孩已經不存在了。

這些層層疊疊的線索看似不重要,卻累積出最後的結果;但真實世界的殺人案往往只看到最後的結果,沒法窺見與想像過程的層層與疊疊。因此當社會上出現凶殺案,媒體訪問嫌犯的鄰居,鄰居往往會說,「他看起來很正常!真沒想到會殺人!」

弔詭的是,社會也不想了解這段幽暗過程,只想往案件上貼標籤結案,「心理異常」、「情殺」、「仇殺」、「為錢反目」,只要能往上貼個原因,就能做出切割,讓其他人相信自己身處安全地帶,可以繼續安心過日子。

(作者為作家)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