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新視界:》川普貿易戰對中5大謬誤

美國10日宣布再推出新一波報復清單,將針對中國蔬果、包包、冰箱、織品等6000項、價值2000億美元商品,課徵10%關稅,以回應中國「等量奉還」報復措施。中國商務部立即嚴正抗議,稱將採必要對抗手段,並向世貿組織追加申訴。

美國7月6日開始第一波對34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徵25%的關稅,標誌著中美貿易戰打響;第二波兩千億美元報復清單,最快9月生效。從2017年4月美國商務部對進口鋼鋁產品啟動「232調查」算起,美國發動這場經濟史上規模最大的貿易戰可謂醞釀已久。

美國對中國產能過剩問題的多番指責,一度成為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的核心戰場。但實際上,美國對中國產能過剩尤其是鋼鐵行業產能過剩問題的指責存在至少5點謬誤。

一、過度解讀中國的產能過剩及其影響。首先,美國過度解讀了中國產能過剩及其影響的嚴重程度。綜合各國經濟發展的基本經驗可知,產能利用率會隨著經濟周期繁榮衰退而產生較大波動,在衰退期產能利用率相對比較低是市場的正常情況,中國如此,美國亦然。

1980年代初期,美國工業總體的產能利用率急劇下降,月度跌至近70%;這一數值在2009年更低至68.5%。2008年至2017年,美國工業總體平均產能利用率為75.9%;1998年至2007年,這一數值則為79.2%。其中,2015、2016、2017三年的工業產能利用率分別為77.3%、75.3%、76.1%。

中國工業的產能利用率統計始於2006年,2008年至2017年,中國工業總體平均產能利用率為77.8%,高於同期的美國1.9個百分點。2017年中國工業總體利用率為76.9%,高於美國76.1%的水準。可見,美國指責中國工業產能利用率低是沒有道理的。

作為產能過剩問題爭議的重點,中國近年鋼鐵工業的產能利用率也高於美國。2014年至2017年,全球粗鋼產能利用率為73.4%、69.7%、69.3%、73%,中國同期數值為70.7%、69.9%、74.5%、80.4%。其中,中國2016年、2017年粗鋼產能利用率已遠高於全球水準,也高於美國70.5%、74.3%的水準,美國指責中國鋼鐵工業產能過剩也是缺乏依據的。

二、苛責中國鋼鐵行業的出口問題。中國鋼鐵等行業的產能主要針對國內市場,且在出口方面保持了高度克制,美國指責中國以大量出口來緩解國內產能過剩可謂充滿偏見。

以爭議最大的鋼鐵行業為例,2017年,中國粗鋼產量8.32億噸,出口7543萬噸,出口僅占國內產量的9.1%。值得注意的是,全球鋼鐵產品出口總計4.63億噸,中國鋼鐵產品出口量的占比為僅為16.3%,遠低於中國粗鋼產量占全球粗鋼產量的比值49.2%。

從另外5個主要鋼鐵產品出口國的情況來看,出口占本國產量的比值均遠高於中國。2017年,日本出口鋼材3750萬噸,占其產量的35.8%;南韓出口鋼材3140萬噸,占其產量的44.2%;俄羅斯出口鋼材3110萬噸,占其產量的43.6%;德國出口鋼材3110萬噸,占其產量的71.3%;義大利出口鋼材1820萬噸,占其產量的75.8%。

中國鋼鐵產品出口占本國產量比值低,中國鋼鐵產品出口在全球市場的占比遠低中國於粗鋼產量在全球產量中的占比,主要源自于中國作為負責任大國的克制。近年來,中國政府並不鼓勵鋼鐵出口,相反還採取一系列政策措施來控制鋼鐵產品出口。一方面,中國對部分鋼鐵產品加徵出口關稅以減少出口,如對矽鐵等產品徵收20%的出口關稅,對非合金鋼坯及條桿等產品徵收15%的出口關稅;另一方面,主動下調鋼鐵產品的出口退稅率,目前所有鋼鐵產品退稅率均低於17%的增值稅率,部分產品出口不予退稅。

三、無視中國鋼鐵等產品出口的合理性。中國鋼材近年來的大量出口具有合理性,美國指責中國鋼材出口缺乏依據。中國的鋼材出口,很大一部分是滿足發展中國家尤其是低收入國家的需求,另一主要部分是滿足亞、非、拉其他貿易夥伴的需求,對美國的出口占比較低。

2017年,中國鋼材前14大出口國或地區均在亞洲,出口總計4520萬噸,占中國鋼鐵產品總出口量的60%。中國出口美國的鋼鐵產品數量為118萬噸,僅占出口總量的1.5%,僅占美國鋼鐵產品進口數量(3812萬噸)的3.1%。美國繼續針對中國鋼鐵產品的指責顯然是一種過度反應。

此外,中國鋼鐵行業非國有經濟比重比較高,非國有企業工業銷售產值占全行業銷售產值的73.8%,美國就國有企業問題苛責中國鋼鐵行業亦不適當。

四、罔顧中國去產能的顯著成效。2016年以來,中國政府強力推動鋼鐵、煤炭行業產能削減政策,並取得顯著效果,同時有力推動了全球鋼鐵、煤炭行業的復甦。2016年至2017年,中國鋼鐵行業共削減產能1.15億噸,削減地條鋼產能1億噸;煤炭行業兩年共削減產能4.5億噸。

中國政府強力推動產能削減的舉措,是全球鋼鐵、煤炭行業回暖的重要原因,正是大規模去產能後中國鋼鐵、煤炭產品價格的大幅回升,拉動了全球鋼鐵、煤炭產品的大幅回升。2016年以來,全球鋼鐵行業產能數量的削減主要來自於中國,其他國家的產能削減非常少,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下屬鋼鐵委員會(SteelCommittee)的分析,正是中國的削減產能推動了全球鋼鐵行業從低迷中復甦。

煤炭行業削減產能政策,逆轉了中國煤炭市場供過於求的情況,推動了中國煤炭價格的快速上漲,煤炭進口及進口價格亦快速提升。2017年,中國進口煤及褐煤27090萬噸,同比增長6.06%,累計進口金額2263670.7萬美元,同比增長60%;全年進口平均價格為83.6美元/噸,比上年增長50.9%。中國煤炭進口數量與價格的上升,帶動了全球煤炭行業全面復甦,全球煤炭企業盈利大幅上漲。

中國亦為此付出了巨大代價。根據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的統計,中國主動推行的煤炭、鋼鐵行業去產能行動導致近180萬人失去工作,中國政府需要投入1000億元人民幣用於失業人員再就業、社會保障。此外,2016年至2017年間,中國至少多花了100億美金用於煤炭的進口。

鑒於中國在主動削減產能方面的巨大努力、付出的巨大代價以及在推動全球鋼鐵、煤炭行業復甦方面的巨大貢獻,美國繼續指責中國的產能過剩問題是罔顧事實的。

五、非理性看待中國出口問題。2017年,在中國的出口總額中,外商投資企業出口額占比43.2%。當前,機電類產品是中國出口的主要產品,2015年、2016年、2017年機電類產品出口額占出口總額的比重分別為57.7%、57.7%、58.4%。而在機電類產品出口額中,外商投資企業的占比更高,根據2015年中國海關資料,在電子及光學設備出口方面,外商投資企業出口額占比達62.7%,其中外商獨資企業占比為44.4%;在電器機械及設備出口方面,外商投資企業出口額占比為67.1%,外商獨資企業占比為55.6%。

以上資料表明,中國的出口尤其是中、高等技術密集度產品出口中,很大一部分是由於跨國企業、國外資本全球配置生產能力以及資本的結果。美國不考慮這一重要因素,苛責中國的出口問題顯然是非理性的。

(史丹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江飛濤為工業經濟研究所工業運行研究室副主任、張航燕為工業經濟研究所工業運行研究室博士)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